「油画浏览」东方女性特有的优雅风姿,梦幻般的唯美|尊彩

发布时间:2021-08-05    来源:尊彩 nbsp;   浏览:81942次
本文摘要:徐志刚湖北徐志刚,籍贯湖北。

徐志刚湖北徐志刚,籍贯湖北。生于辽宁锦州。美术专业副教授。

现居北京。结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油画事情室。1996年油画作品《绿风》获全国美术大展铜奖。1997年作品《冬日》获97中国油画外洋巡回展优秀奖。

2003年油画作品“梦”系列到场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画院进京展。2010年举行上海往事——徐志刚小我私家油画展。2011年作品到场在北京举行的2011中国油画艺术沙龙第三回展。

2012年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举行徐志刚油画作品展,油画作品《向阳》入选时代风范中国金陵百家油画展,并被江苏美术馆收藏。作品多被美国、法国、德国、日本等国及中国的香港、澳门、台湾等地的艺术机构及国际友人收藏。

寻 梦徐志刚/文我的油画作品以人物为主,而且以描画东方少女的题材居多,表达东方女性特有的优雅风姿,具有梦幻般的唯盛情境。我将中国艺术语境元素,如水墨韵味、留白、写意,和西方油画的写实、细腻相融合,强调意象之美。画的基础如肌理、色彩、笔触、线条等体现得自如流通、轻松通透,描绘出静、雅、美的东方女性气质。

我可以把女性画得比她们自己更美一些,我喜欢体现女性的细腻、敏感、多变、妩媚、脉脉含情的眼神。画面追求色彩富厚又淡雅,油彩自如挥洒,水墨淋漓的用笔用色通报出女性的内在思考和精神世界。

我用这种方法表达女性优雅而略带忧郁的柔美形象,但又不失青春和生动的美感,凝眸舒眉,若有顾盼,若有思怀,有楚楚感人的飘逸之美。我的作品也许流露出的是逾越现实的浪漫与梦幻的唯美气势派头,营造一种愉悦的心境,能够直达观者的心扉。有评论家说我“笔下的少女都有着现代知识女性的端庄,气质优雅而伤感,但又同时有着邻家女孩的那份清纯与亲切,以及面临面的交流感。

通过着力描画人物的神情与姿态来诉说画中女主人公的故事以及想要表达的情感,画面为一种温馨柔美的暖色调所沉醉,同时画面整体意境也会给鉴赏者带来无尽的思索与遐想。围绕着现代与传统的撞击,试图体现今世青年的精神风貌与所思所想,也到处流露出其古典浪漫主义的气势派头”。

“油画是语言的艺术品”,绘画颜料、前言、材质和武艺承载着人类艺术缔造的珍贵信息。一段时间以来,我在油画语言图式上追求自然轻松、精练通透的视觉效果,注重艺术思想、原创力和绘画性,突出油色与媒材的运用,使作品获得多重性与富厚性,保持艺术语言不行言说的运动变化状态,水到渠成,回到绘画自己。我喜欢画面中泛起油色融合的自然天成且可遇而不行求的神来之笔。天人合一,物我两忘,无为而无不为,让创作历程变得兴奋,期待不行预测的画面效果。

我醉心于中国传统艺术的神韵,探索油画语言与水墨元素的融合,既保留了油画的基础如肌理、色彩,又将国画的元素如笔触、留白、墨迹等融入其中。我在绘画中强调神韵、语言、思想、技巧、看法等的融合,在创作历程中我特别珍惜在有意无意之间泛起的偶然瞬间,意到笔不到,自然天成。

用松节油稀释的颜料在亚麻布上泛起冲撞,让颜料自然地流动,会泛起你意想不到的自然肌理,这是浑然天成的痕迹,是画笔无论如何也画不出来的,所以我把绘画历程看得比效果更重要。昔人云:“文章本天成,能手偶得之。”我在“有心栽花”与“无心插柳”之间游弋,实验将中国文人画的写意技法与古典油画语言联合起来,寻找融合中西绘画的新的支点。

我更为注重研究中国文化的抽象性与艺术的关系,关注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在,掌握“思深远而有余意,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原理。我的作品意在从现象返回精神,从真实返追念象,从客观世界的逻辑性返回绘画本体,让立体的世界平面化,把具象、立体的人物置于平面、抽象、梦幻的空间配景之中,用自然天成的油色肌理突破理智客观的局限与束缚,营造一种自由的境界,使具象人物形象得以自由地突入心里与精神的深处。在创作历程中,我使人物静态化,以体现心田世界的另一侧面,营造某种心绪的归宿与停泊地,使作品的思想、语言、技巧、看法更趋于个体心田。

我把某种心里情境和某种物象状态举行超然与视觉履历的艺术组合,并以技法出现艺术思想,探索切合中国今世文化精神的语言形式,强调通过“绘画性”展现如梦如歌的浪漫抒情格调,即中国式的油画。毕加索说“真正的艺术在东方”。国画大师李苦禅一直认为,中国写意画是写出来的,西洋画是画出来的,在这方面,我们比西方横跨一筹。

我也以为西方油画的用笔是断断续续的,是一层一层涂抹上去的;中国画的用笔用线是连贯的,道在其中。中国的油画一定会凌驾西方油画。西方油画注重科学,中国画强调意境。中国文化博大精湛,是中国油画家借鉴、学习的宝库,中国水墨画是东方绘画的精炼。

《易经》使中国人习惯于用阴阳观来解释天象人事,日为阳,月为阴;昼为白,夜为黑。孔子主张“绘事后素”,老子说:“五色令人目盲”,“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千余年来,中国的文人雅士以朴素的水墨体现自己的心灵感悟,中国画蕴含着东方哲理和中国艺术精神。

“神韵”是中国古典美学的焦点。“神韵”作为审美尺度,最早是南北朝时期南齐谢赫提出的。这种尺度将中国传统的散点透视和写意笔法融合在一起,虚化写意配景,强调人物的神韵心情,出现一种朦胧迷茫的美感,使作品不致陷入浮面的体现,而力图精、气、神合一的境界。

油画的用笔应该借鉴中国传统的山水、气韵、线条,以到达无限的舒展与自在,特别是中国书法中草书利落潇洒的用笔以及中国武学中运气使剑所发生的流通力道与美感。我特别喜欢中国画中的笔墨意趣,因此放弃了以前一层层形貌的方式,追求一种墨韵通透的绘画手感,就是画到最后一层也能看到最初的一层,甚至能清晰地看到铅笔起稿的痕迹。我特别享受绘画历程中泛起的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是自然天成的,是神来之笔,让我欣喜若狂,笔未到,意已经到了。

尊彩

小心地保留住这种偶然效果,就能形成画面的灵魂和气韵,也组成了我近期油画的格和谐魅力。我现在顽强地认为怎么画比画什么更重要,画法自己是绘画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我以为一幅油画作品若是太写实,清清楚楚,一览无余,什么都告诉了你,画得像照片一样,那另有绘画意义吗?绘画中的“意境深远”,往往与蕴藉、模糊、虚幻、深邃等因素有关,深不行测,留下想象的余地。

心可以感悟,目不行以看破,才是好画。朦胧是艺术的最高境界。我认为油画具象写实是有限的,越虚幻,越无限,正所谓“大象无形”。我探索具有中国艺术精神意境的、轻松自如的中国式意象写实油画,将油画的具象写实与中国的审雅观联合起来,创作出具有东方神韵的油画作品。

将欧洲古典油画的技法及其体现出来的理想美与中国传统文化举行融合,并着重强调中国人的审美品质,这是一种带有文化启示的探索,对中国油画的生长具有继往开来的作用。油画传入中国后之所以能成为一个重要的画种,就在于它的写实。

但恒久以来,中国的油画家基本上是搬用西方油画的写实技法来画一些中国的题材,这种重质轻意、模拟照片、强调外貌精致的作品,在中国人看来往往显得太俗,所以有理想的画家纷纷踏上艰难的探索之路。但大多数乐成的规范是在西方的抽象绘画中找到一些与中国文人画写意技法语言的联合点,在审盛情境上追求中国化。至于将油画的具象写实与中国的审雅观联合起来,创作出具有东方神韵的油画的油画家却为数不多。

中国画强调“神大于形”“意大于象”“写大于实”“境大于景”。认真关注中国油画现状的人已经看到,现在中国的写实具象油画存在许多误区,就像当初国人学俄罗斯绘画一样,现在大家似乎都在冲向一个制高点,有跟风的嫌疑。固然,重回经典也发生了很是优秀的作品。

中国今世油画家在学习西方现代艺术的同时,也对本国传统文化加以探讨和研究,使得中国今世油画变得多元化和个性化。要使我们的油画遇上世界先进水平,在世界艺术舞台上发出辉煌,绝不是仅仅把我们的油画画得跟西洋的油画一模一样。中国画家应该有自己的气质,有自己对生活的看法和体现方法。

由此看来,中国油画要想在世界油画中独树一帜,必须在体现其原有体现力的同时,将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笔墨意趣和西方绘画融合起来。我一直顽强地认为绘画是视觉的艺术,武艺是至高无上的,是画面中的重要因素。

纵观工具方艺术史上的传世名作,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不是因为他画了银行家的妻子和画面故事感动观者的,而是高明的油画武艺奠基了他“文艺再起三杰”的大师职位。齐白石老人的体现手法简约到极致,是大境界。

绘画艺术是有纪律的,追求纯粹的美。现在有些画家把文学、伦理、宗教、政治、历史等非绘画艺术本质的因素加入其中,把绘画搞得太极重和庞大,失去了视觉艺术的纯正和绘画语言的纯粹。(完)。


本文关键词:尊彩

本文来源:尊彩-www.uff-game.net